失智症、瞻妄症、藥物過敏、不同空間干擾?攝護腺癌手術後的併發症?

【前情提要】父親因為攝護腺癌手術,術後兩週服用醫師開的夜尿藥後,開始人疲累、意識不清、低血鈉住院。




關於失智老人


近幾年常聽身邊的朋友說,像似一種流行病,好像老人家都有可能會有,看看爸爸的狀況還真的有點像。會忘記某些事,近期、昨天、剛剛發生的事,過去的事比較能記住,行爲像小孩等。我覺得他會忘了很多事就直接懷疑是失智,癌症護理師之前也跟我們說他的經驗判斷有可能,請我們轉診看看。


醫師來的那一早,住院醫師先解釋了一下我的疑問,因為他們認為爸爸之前都沒問題,失智不是急性短時間所造成的,因為距離上次開刀後人的意識精神都不錯。但我提出了一些疑問,包括手術的創傷或者之前父親常開車誤差造成的車傷等可能是失智的前兆?另外妹妹提醒爸前幾個禮拜曾跌倒。


住院醫師轉告了主治醫師,醫師來覺得跌倒的問題比較大,所以安排下午要做腦部斷層了解狀況。做完了檢查後,醫師跟我們說爸爸的腦部是老年人正常的狀況,有部分萎縮但在可接受範圍,不是失智。


而父親跟我們的對話有時也不是完全對得上,帶他下床他可走出去,又有方向地回到病房,只是有時會回頭問我這是哪?有一天看報紙看了半天竟然不用戴老花眼鏡,真不知他在看什麼?


醫師說待今天抽血後沒問題就可出院,爸早上說要問醫師出院後可不可以去打球。但當醫師查房時,爸人又晃神,完全沒有問,我提及他還是忘了要說什麼?無法與醫師對話與直視。爸的精神狀況實在令我操心,醫師說我們可出院!???


#關於失智症

堂姐因為大姑在醫院洗腎,順道來看看爸爸,爸認得出她是誰,但無法進一步長時間說話,堂姐跟我說大姑已是診斷的失智症,上次住院已請醫師會診,但之後堂姐卻被大姑大罵一頓,說怎可說她有失智症。堂姐說大姑常以為她是另一個人,還問她雅玲(堂姐名字)去哪裡了?

但大姑正常時間還可以與人對話,她也常到家裡跟爸媽互動,正常不是很看得出來。


護理師跟我們說,可以另外到神經內科請醫師診斷,早期控制也是簡單的貼片,嚴重時就比較難控制,早發現早治療。


另外,我的朋友她媽媽去年也被發現有失智,怎被發現的呢?

住院時老是跑去護理站告發隔壁床的人偷她的銀行錢,但是大家未理會她,她竟然私下跑去警察局告發隔壁床,搞得大家雞飛狗跳。

還有一位老伯伯,被發現失智症已經是被家人抬回家的,幾年前就已經開始惡化,但家人未發現,倒是因為老伯伯常常跟某位子女說誰誰去銀行提領他的錢;或者大嫂跟小弟談戀愛;誰偷了他的東西等等,說得非常真實,整個家族完全要被他搞兄弟鬩牆翻臉了,到醫院檢查才發覺老爸已是失智症患者。


#失智症照護,曾寫過文,有興趣往這去。

真實案例分享!4大飲食祕訣 安心照顧失智老人


後來,我們沒有專注把父親歸在失智症是因為:

  • 常常在清醒後,會說他剛人不知去哪兒?奇怪怎會這樣,是有自知的。認知是波動性。

  • 即使在無法意識,清楚還能說出自己的大名(人)、認知前面的人、在哪(地)、家的住址等。

  • 腦部斷層也沒有大範圍的萎縮或不正常。

  • 看起來比較是虛弱引發的不清醒,剛開始一天有2/3時間說話顛倒,只要躺下休息十分鐘,醒過來又可正常說話。認知是可回復性。

  • 眼神與意識常常出神、放空,看起來是魂不守舍。


摘錄老人瞻妄症與阿茲罕默氏症



#關於瞻妄症

妹妹的SPA師提醒著,有可能是譫妄,但第一次聽過...

老年人住院或手術後,胡言亂語、情緒躁動,讓人摸不著頭緒,就是典型的譫妄(delirium)症狀。可能因為:神經傳導物質控制異常、發炎、急性壓力等,超過1/3的70歲以上長輩曾在住院期間發生過。


說起譫妄,身邊的朋友親友一一說出,他們家也曾發生過...

姨丈加護病房後回家,半夜都覺有人會進入家中,把每一道窗戶加上鎖;妹妹的公公半夜常大呼小叫、跟不同空間的人說話等等。他們都是在三個月到半年後回復正常。有去神經內科拿藥或靠宗教幫忙。


#譫妄症的治療

發生譫妄時,除了一般的藥物治療,照顧者的從旁協助也非常重要。

持續地提醒目前的人在哪裡、幾月幾號或是身體目前的狀況。

研究中發現,適當的補充水分也可以改善情況。

鼓勵多活動,避免持續臥床。

有好的睡眠品質。



#藥物過敏可參考,不在此多敘述。

藥物過敏可輕可重,提高警覺別大意


上篇文章有提及父親使用的夜尿藥物造成的後遺症。當然我們也想過是不是第一次手術的麻醉藥過敏,或者之後引發後遺症,因為他手術後人異常有精神亢奮,大家都說會痛,他一直都說沒問題不痛。醫師說不是不會排這麼慢。


藥物過敏、不適,坦白說對一服藥的人來說有點不可思議,因為他們覺得那是幫助他們的藥物,吃藥誒。但是這一次爸爸終於知道不適當的藥物對身體的影響有多大。


如何判定是藥物過敏?服藥前要需要了解自己在吃什麼藥,另外也須了解藥物吃了後可能會有的副作用、後遺症。

有些老病號的病人,非常清楚自己的狀況,會喜歡自己減藥服用,以前總是會指責他們,但身體是他們的,有一定的敏感度,只是需在看診時告知醫師,才不會浪費醫療資源,又拿了一堆藥堆在家中。

爸爸也因為這顆藥,住院抽血發現肝指數GPT超出正常範圍,在出院後兩週後才恢復正常。可見不對的藥物對肝臟解毒也有所負擔。

主治醫師也認為是因為這顆藥過敏,加上低血鈉,其他問題就輕輕帶過。




#不同空間的干擾

異次元空間、通靈少女?某些宗教說的業力、冤親債主。

我們在這幾個星期,的確開始有感覺,不同空間的干擾問題...


出院後爸爸算是安定,我們說什麼他都會配合,慢慢地約過了一星期後,家人說他很愛發脾氣,不高興就不吃飯睡覺,在一晚達到最高峰,拿著高爾夫球桿要去外面大球,說著神桌上有東西揮棒。

整晚不睡,到家人忍不住帶去收驚(住院期間我們也做過),才恢復正常,說自己整晚眼睛前都是鐵軌,他對自己對失態很抱歉,但沒有幾天又有點失控...


身為差勁的佛教徒多年,知道這些事,無法避免、預防,只能多讀經迴向給爸爸,家人一起讀經。但是,人如果不清醒,知道一切世間事都是夢幻泡影,面對自性本心,即使做一百場法會也是不究竟解決,任何人都得面對任何困境與業果,除非自己改變。


唯一的好,因為這樣姐妹們因讀經得到內心的安靜與好的睡眠,媽媽的情緒也安定點、不再焦慮。父親清醒後會提醒他唸唸心經,這應該是生這場病得到的好處吧!


人終究一生,會有許多的挫折、不符合心所想的境,該怎麼面對,尤其我們這樣的年紀已經開始要面對漸漸衰老的父母即將面臨的身體問題、甚至臨終。無常什麼時候會到,誰都不知道,爸原本我們也以為手術後一切可恢復正常,但誰知變化快到我們都有點傻眼,真是無常呀!


我自己能做的只是先安靜,不受境的情緒、想法、話語波動,得無住心才有機會解決當下的問題。如果跟著蹦蹦跳,或者一直找誰解決,最後亂了自己的心,也會干擾影響到病人。


爸在用生氣的話跟我說時,我選擇定神看著他說話,或者當沒事做該做的。心安靜下來在跟他說話。


面對長時間老人家的照顧,真的是場馬拉松,我還在適應努力中。


















20 次瀏覽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YOU CAN ALSO FIND ME ON 

  • YouTube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Twitter Icon
  • White Instagram Icon
© 2019 by  the world of dietitian's fermentation .Proudly created with Ya-Chen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