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年期後容易有第2型糖尿病?

更新日期:4月 29

過去,我們認為更年期過後女性罹患心血管疾病、骨質疏鬆、癌症等都有增加趨勢。但是近幾年的研究發現得到糖尿病的比例也在增加中,或許猜得到是因為荷爾蒙改變,體重增加、代謝率降低的關係,但是您知道?情緒也是關鍵喔!

更年期後容易有第2型糖尿病?


更年期後容易有糖尿病的原因

過去,我們認為更年期後得到糖尿病可能因為

  1. 身體荷爾蒙的改變:女性在為更年期前身體的雌性激素和黃體激素分泌是互相平衡,但更年期時雌性激素和黃體激素分泌會大量下降,導致細胞對胰島素的敏感度降低而發生第2型糖尿病。

  2. 肥胖:更年期後身體的新陳代謝力減弱,若控制飲食,長期缺乏運動,身體肌肉量不足,體脂肪增加,容易造成胰島素阻抗的問題,導致血糖上升。

然而,2019年北美更年期協會(NAMS)發表一篇長達14年的追蹤型研究(Personality traits and diabetes incidence among postmenopausal women),找了將近140000名停經前沒有糖尿病的更年期女性(50-79歲),觀察她們停經後罹患糖尿病的機率。結果發現,負面情緒、有敵意的女性容易在更年期後有糖尿病。


為什麼情緒紛擾會影響更年期的血糖


身體內分泌改變,產生的一些生理不適,容易讓人有情緒波動:

聽過許多人更年期的朋友會產生一些不舒服的症狀,這樣會影響到日常行動,可能動一下,就熱潮紅,滿身大汗。或者晚上不容易入睡、或半夜盜汗等等睡不好、失眠,影響白天的活動,還有身體有的不舒服,年華老去、外觀變化等,又加上更年期的症狀現在沒什麼藥物可以完全改善避免,不舒服時當然會影響到心情與生活起居、工作。


生活型態改變,沒了生命重心,多出時間想多想西,沒有事做:

女性的過去二、三十年多為孩子家庭付出心力、或再加上工作的忙碌,很少有時間花在真正關心自己的需要,若加上夫妻、家人之間存在、未解決的問題,會隨著孩子成長,照顧他們的時間變短,多出了的時間空間,就開始發現與他人之間的差異與矛盾。

沒有適時解決溝通,就會往想很多、擔心害怕、產生沒安全感等方向去。




人生轉變,少了過去的掌控,沒有安全感:

女性身為母親時,孩子從小的照顧,成為媽寶的媽,自然而然主導孩子的很多作為。小孩到了青春期、成人後,有自己的想法,當母親的決定權變弱時,自己反而會沒了方向,像這樣的人會感到焦慮、無助或想找依靠,覺自己沒有用...。此時有將也遇上了更年的時間點,主婦身心的空窗期,該是人生該翻頁的時候。


更年期對女性、甚至男性也是,都是生命的轉變期,由外往內的生命回顧過程,不再向外追尋家庭事業的成功、滿足,而是該往內在探索,生命真正存在與下一個目標在哪兒,是什麼。


學校家庭從來也沒有會教我們往內在看,忙於外在追求功成名就。該做怎樣的人,想過怎樣的人生,尤其是家庭主婦習慣管理家中的一切,當內心會有不滿足感,以為需要向外找方法,忙著找,有時好像找到了,卻又無法滿足或得到安全感,反覆多次這樣的狀況,起煩惱又擔心,而未解決日積月累的心理情緒,進而引發身體的不適。


而我們的身體有一股能量(氣),順著時可流暢運行,人整體會感覺清爽心情好輕鬆,而負面情緒出現是一股波動的能量流,如憤怒、擔心等這股能讓會干擾人、器官,如生氣,會影響波及肝,焦慮會影響胃。身體的不舒服,當然也會影響人的情緒,長期無法解決,人容易悲觀、抑鬱。

女性在更年期後心境轉變,沒有轉好的情緒,波動很大,身體健康就容易被影響。


這篇文章剛好讓我想到一位朋友,認識她十多年了,六十多歲,體型瘦高,這兩個月剛好因為血糖過高,想辦法在努力飲食、生活改變,她就是本篇文章中的典型案例。

即使吃的食物很好很乾淨,但常常三餐不定時,口中總是說很忙,沒時間吃飯。總是一肩扛起所有大小事,公司不能沒有她,得掌握得當。

但她背負著壓力,處事上常可感受到存在已久的焦慮、猶疑,深層的悲觀,但不能輕易展現。即使幾次討論飲食,我們發現好好吃飯,血糖就控制的比較好,但最後還是不易改變,無法放下舊有的生活、工作模式。




當情緒造成的身不由己時,該如何做呢?


我們得學會安住當下:

心若向外看,所以的事相是幻化不停的,煩惱、想法也如瀑流不斷湧出。所以心不容易被安住,心不安住,身體的所有細胞、心情也不容易穩定下來。我們就是如此忙碌著在內與外周旋。


所以,文章說到得正念,正念就是讓我們學會不要消極、悲觀地想事情,其實應該說正念就是覺知,知道現在此刻的感覺、想法、煩惱等,來了不要去追、抓、錄下來,如流水讓它走。像看電影,不隨劇情之起舞,見過即放。如同一呼一吸,無法抓住只有呼,得吸,一入一出。記得所有擔心的事,都會有解決的辦法,是流動的,而只有我們習慣的緊抓不放,所以就有情緒。


不論什麼疾病(除了遺傳性疾病)其實跟情緒、心、飲食有關,但是要讓情緒的平復,就是真實面對自我的問題,轉化它。